注册

记杜逢辰君的事

文|周作人此文题目很是平凡,文章也不会写得怎么有趣味,一定将使读者感觉失望,但是我自己却觉得颇得意义,近十年中时时想到要写,总未成[详细]

2019-09-25 15:12:52

岛崎藤村先生

文|周作人今天午前看报,忽见中华社东京二十二日电云,岛崎藤村氏于本日午前零时三十分在大矶逝世,享年七十二岁。突然看见,也还不怎么[详细]

2019-09-25 15:11:25

吃茶

文|周作人吃茶是一个好题目,我想写一篇文章来看。平常写文章,总是先有了意思,心里组织起来,先写些什么,后写什么,腹稿粗定,随后就照着写[详细]

2019-09-25 15:10:03

南北的点心

文|周作人中国地大物博,风俗与土产随地各有不同,因为一直缺少人纪录,有许多值得也是应该知道的事物,我们至今不能知道清楚,特别是关于[详细]

2019-09-25 14:58:55

冷开水

文|周作人夏天喝一杯冷水是很舒服的。可是生水喝不得,要喝必须是煮沸过的水,等冷了再喝,最好是用冰镇过的冰水,不过现在不能那么奢侈,[详细]

2019-09-25 14:55:45

爱竹

文|周作人我对于植物的竹有一种偏爱,因此对于竹器有特别的爱好。首先是竹榻,夏天凉飕飕的顶好睡,尤其赤着膊,唯一的缺点是竹条的细缝[详细]

2019-09-22 16:09:51

灯下读书论

文|周作人以前所做的打油诗里边,有这样的两首是说读书的,今并录于后。其辞曰:饮酒损神奈损气,读书应是最相宜,圣贤已死盲空在,手把遗编[详细]

2019-09-22 16:08:12

武者先生和我

文|周作人方纪生先生从东京寄信来,经了三星期才到,信里说起前日见到武者小路先生,他对于我送他的晋砖砚很是喜欢,要给我一幅铁斋的画,[详细]

2019-09-22 16:00:46

谈娱乐

文|周作人我不是清教徒,并不反对有娱乐。明末谢在杭着《五杂俎》卷二有云:“大抵习俗所尚,不必强之,如竞渡游春之类,小民多有衣食于是[详细]

2019-09-22 15:57:33

谈养鸟

文|周作人李笠翁着《闲情偶寄》颐养部行乐第一,“随时即景就事行乐之法”下有看花听鸟一款云:“花鸟二物,造物生之以媚人者也。既产[详细]

2019-09-22 15:52:02

买墨小记

文|周作人我的买墨是压根儿不足道的。不但不曾见过邵格之,连吴天章也都没有,怎么够得上说墨,我只是买一点儿来用用罢了。我写字多用[详细]

2019-09-22 15:48:10

怀废名

文|周作人余识废名在民十以前,于今将二寸年,其问可记事颇多,但细思之又空空洞洞一片,无从下笔处。废名之貌奇古,其额如螳螂,声音苍哑,初[详细]

2019-09-22 15:34:44

关于苦茶

文|周作人去年春天偶然做了两首打油诗,不意在上海引起了一点风波,大约可以与今年所谓中国本位的文化宣言相比,不过有这差别,前者大家[详细]

2019-09-22 15:31:04

玄同纪念

文|周作人玄同于一月十七日去世,于今百日矣。此百日中,不晓得有过多少次,摊纸执笔想要写一篇小文给他作纪念,但是每次总是沉吟一回,又[详细]

2019-09-22 15:29:18

骨董小记

文|周作人从前偶然做了两首打油诗,其中有一句云,老去无端玩骨董,有些朋友便真以为我有些好古董,或者还说有古玩一架之多。我自己也有[详细]

2019-09-22 15:27:35

记太炎先生学梵文事

文|周作人太炎先生去世已经有半年了。早想写一篇纪念的文章;一直没有写成,现在就要改岁,觉得不能再缓了。我从太炎先生听讲《说文解[详细]

2019-09-22 15:25:45

再论吃茶

文|周作人郝懿行《证俗文》一云。“考茗饮之法始于汉末,而已萌芽于前汉,然其饮法未闻,或曰为饼咀食之,逮东汉末蜀吴之人始造茗饮。”[详细]

2019-09-22 15:24:07

与谢野先生纪念

文|周作人在北平的报纸上见到东京电报,知道与谢野宽先生于三月二十六日去世了。不久以前刚听见坪内逍遥先生的噩耗。今又接与谢野[详细]

2019-09-22 15:22:36

生活之艺术

文|周作人契河夫(Tshekhob)书简集中有一节道,(那时他在爱珲附近旅行,)“我请一个中国人到酒店里喝烧酒,他在未饮之前举杯向着我和酒[详细]

2019-09-22 15:17:41

关于鲁迅

文|周作人《阿Q正传》发表以后,我写过一篇小文章,略加以说明①,登在那时的《晨报副镌》上①。后来《阿Q正传》与《狂人日记》等一并[详细]

2019-09-22 15:1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