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古文译读 二鬼 刘基


来源:遍地文学 作者:浅见

有物来掩犯,两鬼随即挥刀铍。禁制虾蟆与老鸦,低头屏气服役使,不敢起意为奸欺。天帝怜两鬼,暂放两鬼人间娭。一鬼乘白狗,走向织女黄姑矶。

二鬼

明代:刘基

忆昔盘古初开天地时,以土为肉石为骨,水为血脉天为皮

,昆仑为头颅,江海为胃肠,蒿岳为背膂,其外四岳为四

肢。

四肢百体咸定位,乃以日月为两眼,循环照烛三百六十骨

节,八万四千毛窍,勿使淫邪发泄生疮痍。

两眼相逐走不歇,天帝愍其劳逸不调生病患,申命守以两

鬼,名曰结璘与郁仪。

郁仪手捉三足老鸦脚,脚踏火轮蟠九螭。

咀嚼五色若木英,身上五色光陆离。

朝发旸谷暮金枢,清晨还上扶桑枝。

扬鞭驱龙扶海若,蒸霞沸浪煎鱼龟。

辉煌焜耀启幽暗,燠煦草木生芳蕤。

结璘坐在广寒桂树根,漱咽桂露芬香菲。

啖服白兔所捣之灵药,跳上蟾蜍背脊骑。

描光弄影荡云汉,闪奎烁壁葩花摛。

手摘桂树子,撒入大海中,散与蚌蛤为珠玑。

或落岩谷间,化作珣玕琪。

人拾得吃者,胸臆生明翚。

内外星官各职职,惟有两鬼两眼昼夜长相追。

有物来掩犯,两鬼随即挥刀铍。

禁制虾蟆与老鸦,低头屏气服役使,不敢起意为奸欺。

天帝怜两鬼,暂放两鬼人间娭。

一鬼乘白狗,走向织女黄姑矶。

槌河鼓,褰两旗,跳下皇初平牧羊群,烹羊食肉口吻流膏

脂。

却入天台山,呼龙唤虎听指麾。

东岩凿石取金卯,西岩掘土求琼葳。

岩訇洞砉石梁折,惊起五百罗汉半夜拨刺冲天飞。

一鬼乘白豕,从以青羊青兔赤鼠儿。

便从阁道出西清,入少微,浴咸池。

身骑青田鹤,去采青田芝。

仙都赤城三十六,洞主骑鸾翳凤来陪随。

神蜺清唱毛女和,长烟袅袅飘熊旗。

蜚廉吹笙虎击筑,罔象出舞奔冯夷。

两鬼自从天上别,别后道路阻隔,不得相闻知。

忽闻寒山子,往来说因依。

两鬼各借问,始知相去近不远,何得不一相见叙情词。

情词不得叙,焉得不相思。

相思人间五十年,未抵天上五十炊。

忽然宇宙变差异,六月落雪冰天逵。

鼋鼍上山作窟穴,蛇头生角角有歧。

鳄鱼掉尾斫折巨鳌脚,蓬莱宫倒水没楣。

搀枪枉矢争出逞妖怪,或大如瓮盎,或长如蜲蛇。

光烁烁,形躨々。

叫鹿豕,呼熊罴。

煽吴回,翔魌魑。

天帝左右无扶持,蚊虻虱蝇蚋蜞,噆肤咂血图饱肥,扰扰

不可挥筋节。

解折两眼蕣,不辨妍与媸。

两鬼大惕伤,身如受榜苔,便欲相约讨药与天帝。

医先去两眼翳,使识青黄红白黑。

便下天潢天一水,洗涤盘古肠胃心肾肝肺脾。

却取女娲所抟黄土块,改换耳目口鼻牙舌眉。

然后请轩辕,邀伏羲、风后、力牧、老龙告泰山稽。

命鲁般,诏工倕,使丰隆,役黔羸,砺釜凿,具炉锤,取

金蓐,收伐材尾箕。

修理南极北极枢,斡运太阴太阳机。

檄召皇地示部署,岳渎神受约天皇墀。

生鸟必凤凰,勿生枭与鸱。

生兽必麒麟,勿生豺与狸。

生鳞必龙鲤,勿生蛇与<虫遗>。

生甲必龟贝,勿生蝓与蜞。

生木必松楠,生草必荠葵,勿生钩吻含毒断人肠,勿生枳

棘覃利伤人迹螟蝗害禾稼,必绝其蝝蚔。

虎狼妨畜牧,必遏其孕孳。

启迪天下蠢蠢氓,悉蹈礼义尊父师。

奉事周文公、鲁仲尼、曾子舆、孔子思,敬习《书》、《

易》、《礼》、《乐》、《春秋》、《诗》。

履正直,屏邪欹,引顽嚚,入规矩。

雍雍熙熙,不冻不饥,避刑远罪趋祥祺。

谋之不能行,不意天帝错怪恚,谓此是我所当为,眇眇末

两鬼,何敢越分生思惟。

呶呶向瘖盲,泄漏造化微。

急诏飞天神王与我捉此两鬼拘囚之,勿使在人寰做出妖怪

奇。

飞天神王得天帝诏,立召五百夜叉带金绳将铁网,寻踪逐

迹莫放两鬼走逸入崄巇。

五百夜叉个个口吐火,搜天括地走不疲。

吹风放火烈山谷,不问杉柏樗栎兰艾蒿芷蘅茅茨,燔焱熨

灼无余遗。

搜到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仞幽谷底,捉住两鬼,眼睛光活

如琉璃。

养在银丝铁栅内,衣以文采食以麋。

莫教突出笼络外,踏折地轴倾天维。

两鬼亦自相顾笑,但得不寒不馁长乐无忧悲。

自可等待天帝息怒解猜惑,依旧天上作伴同游戏。

相关阅读

那么厉害的刘伯温为什么最后不能功成身退?

智谋文化的早熟和发达,是中国一个特有的现象。《周易》是我国最古老、最有权威、最着名的一部经典,是中华民族聪明智慧的结晶。在这种文化的浸润下,中国人特别崇拜智慧人物。

而在智慧人物的系列中,有两大偶像,一个是三国时期的诸葛亮,另一个就是元明之际的刘伯温。

历代人们给这两位附会了很多神异的传说。

传说中,他们不仅神机妙算,而且还能呼风唤雨。

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批评神化诸葛亮的《三国演义》时说,孔明先生被描写得不大像一个正常人了,“多智而近妖”, 即使不“近妖”,也是“多智而近怪”。

对于刘伯温,也可以这句话来形容。刘伯温辅佐明朝皇帝朱元璋推翻元朝统治,是明朝的开国功臣,也是中国历史上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谋略家。

他的军事造诣极深。明朝的建立与后来的兴盛,风云国师刘伯温的竭诚之治不可或缺。

他也被后世的许多传说扭曲得厉害,在民间传奇和文学作品里,刘伯温则更是一个传奇.

比张良、诸葛亮还要神通广大,甚至能未卜先知,洞察今古,呼风唤雨,乃神仙一般的人物,被称为“帝师”、“王佐”,有“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之誉。

自他死后,民间广泛流传预言之作《烧饼歌》就被传为是他所写。

公元1311年(元至大四年)夏历六月十五日这天,在浙南青田武阳村一间茅房里,刘基呱呱降临人间,这位中国最伟大预言家的降生,注定要为中国智谋文化典章里,增添熠熠闪光的亮点。

刘基祖上是一个中国农村传统的书香门第。在这种家庭背景下,他从小受到了良好的儒家传统教育。

《明史》上说,刘伯温“幼颖异”, “基博通经史,于书无不窥,尤精象纬之学”。天赋极高。

在这种环境的熏陶下,他自幼聪颖好学,读书过目辄诵,长大学识出众,为时人所推崇,被誉为“魏征之流,而英特过之”。

除“善经学、工属文”之外,还旁通九流六艺、天官阴符家言。

十七岁曾经随从石门郑复初先生学习理学,得闻濂洛心法。由于他广泛涉猎、勤勉阅读和实地考察,故又精通天文和兵书。

他的老师曾对其父亲说,刘伯温不是池中物,长大后必然光宗耀祖。

所谓象纬之学,就是通过观察天象和占卜来预测人事的一套神秘的学问。

在科学不发达的古代,这种学问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如果辅之于缜密的思维和明晰的判断,其预测往往也有应验的时候,这就更给这门学问披上了奇异的面纱。

《明史·刘基传》的这两点记载非常重要,因为它基本勾画出了刘伯温的两条人生轨迹:

一个是深受传统儒家教育,作为“儒者”的刘伯温;

一个是摇鹅毛扇,作为“谋臣”的刘伯温。

两者不可偏废。

但可惜经过野史和民间的渲染,也许还包括刘伯温后人有意无意的“改造”,作为“谋臣”的刘伯温压倒了作为“儒者”的刘伯温。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后果,归根到底还是中国存在智谋文化浑厚土壤底蕴所致。

但刘基的崭露头角注定又是孟子“天将降大任于斯”的一个典型诠释。他的前半生的经历是坎坷崎岖,虽然中进士后做过小官,为官正直清廉。

曾反对元末农民起义,效忠于元朝,但却未受元朝廷的信任和重用,一再遭受排斥与打击。

元末的社会黑暗和腐败统治终令他心生不满,曾多次弃官归田。

受到反元义军席卷全国的浩大声势所影响,他终于觉醒与元朝廷彻底决裂,毅然加入灭元大军朱元璋的队伍。

此时他已经五十岁了。

五十而知天命。

当刘伯温决定以知天命之年也被朱元璋像刘备 “三顾茅庐”请诸葛亮出来那样,辅佐朱无璋打天下之时,能预言、善洞察前后事的他不知对自己这样出仕曾作何感想?

当他决意辅佐这位“明君”时,就已注定自已不得不吞下“谋算”半生的那坛鸩酒。

他到金陵谒见朱元璋。

朱元璋极为敬重他,称他“老先生”,认为是“吾之子房也”,特地修建礼贤馆安置,向他虚心求教。

相较于几次出仕效命元朝廷屡被冷落的经历,朱元璋的惜才令刘伯温深为感动。

中国士大夫向有“士为知己者死“的高尚品德。

也许是他的确为朱元璋的知遇之恩所打动。

于是也如诸葛亮的“隆中对”一样,向朱元璋详细介绍隐居时所观察之各方力量对比的形势,和经过分析概括所制定的《时务十八策》。

朱元璋对刘伯温的卓越才智,颇为惊服,亦深感其至诚,遂视他为心腹。从此,他的政治、军事才能才得以充分的显示和发挥。

他不仅“运筹帷幄”筹划全局,而且几乎参与了历次主要战役的决策。

八年之间,辅助朱元璋灭陈友谅、取张士诚,西平江汉、东定吴会、席卷中原,群雄归命,抵定全国,创建了朱明王朝。

至此,他的谋略思想,已得以完全实现。

朱元璋十分赞赏他,对刘基的谋算的评价是“皆应先生前教之言”,“实应先生之言矣”。

那么刘基的谋略高明在何处?

《明史?刘基传》总结道:“(灭陈友谅)其后太祖取士诚,北伐中原,遂成帝业,略如基谋”。

朱无璋那句“吾之子房也”确实由衷说出其时俩人关系密切的根由。朱元璋登基后论功行赏,“首徐达而次刘基”,位居第二。

称赞刘基“资兼文武”,“经邦纲目,用兵后先,卿能言之,朕能审而用之”。

朱元璋此时已经黄袍加身,出于帝王的矜持和体现自己的英明,他对刘基的称赞是有所保留或讲究分寸的。就凭这一点,称刘基有佐命之功、王佐之才不为过。

刘基以自己的才学与忠诚辅佐朱元璋打下大明江山,成就了勋业,赢得了声誉。

朱元璋称赞刘基“谒朕陈情,百无不当”、“屡从征伐,睹列曜垂象每言有准”、“凡所建明,悉有成效”、“发纵指示,三军往无不克”、“运筹决胜”、“助我成功”。

明正德九年(1513年)追赠刘基为太师的诰文说刘基“才称王佐,学为帝师”、“渡江策士无双,开国文臣第一”。

《明史·刘基传》中也有“基佐定天下,料事如神”之说。

可见刘基作为军师谋士,工于谋略,强于算计,考虑问题仔细,预测趋势准确,“专业水平”是一流的。

刘基在明初文臣之中谋略称第一,这是没人可以否认的。洪武三年,他又被朱无璋授予开国翊运守正文臣、资善大夫、上护军,封诚意伯。

至此,刘基一生的事业达到巅峰。

“狡兔尽,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这是范蠡临逃走时写给越王国的宰相文仲信中金玉良言,韩信在临刑之前也发出了“敌国破,谋臣亡”的浩叹。

能预算明300年即亡的刘伯温应该深这个历史规律。

当朱元璋登基,天下基本已定,刘基辅佐朱元璋打天下的工作基本结束。

朱元璋交待刘基的使命是为新王朝所做的奠基性工作,如卜地筑新宫,编撰《大统历》,参定律令,制定军卫法等事情。

当这些工作也已基本完成后,刘基的使用价值在朱元璋看来已开发利用到顶了。

出仕七年,以刘基的谋略才干,依他与朱元璋亲密无间地几年私交,特别是他耳闻目睹有惊无险的几次重大事件后,他应该看清朱元璋乾纲独断、狡诈阴险的心计。

既然名利双收,此时刘基应该效仿张良、范蠡,保全性命最好的办法是低调隐退,以求寿终正寝。

但作为儒者的刘基,性格中又注定受“文死谏”传统影响。

《明史·刘基传》中,正是“进言求雨”和管“谈洋、茗洋”之事,成为他的绝命算。

从自身安危考虑,刘基根本没有必要冒着风险去应对朱元璋的“以旱求言”,“三事求雨而不验”。

刘基主动去做这几件事,归根到底还是士大夫的“修、齐、治、平”的抱负,有仁慈之心、有以德治国的理念和渴望国家长治久安、百姓安居乐业的政治理想。

这最能体现出他在“立德”方面的成就。

当时南京从夏天到秋天一直没有下雨,求雨也没有效果,刘伯温借机指出了三条弊政:

一是阵亡将士的妻子数万人都被迫住在“寡妇营”,不许外出;

二是为营建工程的工人死亡,尸体暴露不收;

三是敌方头目既然已经归诚投降,就不适宜充军。

古人认为天象由人事决定,刘伯温借求雨的机会进谏,使朱元璋只好同意其请,可过了十来天仍未降雨,朱元璋立即作出了“刘基还乡为民”的处罚。

但刘伯温被免职仅三个月,朱元璋又想起了他,令他火速从家乡赴南京,恢复了其官职。而到了洪武四年(1371年),他在得到封爵之后,再一次被赐归。

那么,以思维缜密着称的刘基为什么还要出“言”呢?

那就是《故诚意伯刘公行状》中所说的“公以天下苍生休戚为忧喜者”, 刘基毕竟是“论天下安危义形于色”之人,又亲历元亡明兴的过程,深知小祸会变大灾。

地方治安失控,盗匪不除,叛逆不治,最终可能会导致政权的灭亡和黎民百姓因战乱而遭殃。

所以,当刘基知道谈洋那块自元以来就是盐盗聚集地,入明后仍“久之不靖”时,那种为天下安危民生利益,求大明江山永固的责任感促使他不顾明哲保身、不惹是非的处世原则,毅然奏请朝廷在谈洋设立巡检司。

但这两谏之隙已经为自己埋下了祸根。

当祸端一出,刘基为求自保,不需要顾及其它的因素,刘基的足智多谋、过人胆识就得到充分体现。

刘基赴京谢罪,就居留京城,在朱元璋的眼皮底下生活,而且还不为自己作任何的辩解。

因为处置得当,以滥杀功臣着称的朱元璋最终还是放过了刘基,在刘基病重之时,朱元璋还特作《御赐归老青田诏书》,遣使护送刘基还乡。

虽然,刘基遭受不白之冤、俸禄被夺、困居京城,但最终能身老故乡,这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朱元璋在《御赐归老青田诏书》中也不忘对刘基”受冤“后的理性做法表示充分的肯定:“卿善为忠者,所以不辩而趋朝,一则释他人之余论,况亲君之心甚切,此可谓不洁其名者欤,恶言不出者欤。”

为此,相比被满门抄斩的其他功勋,刘基又是比较幸运的。

朱元璋是历史上最独裁的皇帝,他的登临天下是为了自己家天下万世一统。

天下稳固后,朱元璋的心态开始发生变化,“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是所有帝王的一贯思维。

为了使朱家的天下传之久远,他要铲除一切可能威胁皇朝的势力,他不能放过一个个一同打江山的元勋宿将。

刘基当然深知朱元璋的秉性,从他第一次被斥退的经历中,可以看出“伴君如伴虎”的险恶处境。

如果说第一次被贬,刘伯温由于功名之心未灭还满怀惆怅,那么他后来的被放归,则更像是一种自我放逐。

这不仅因为明初同僚的倾轧十分激烈,不同派系之间的权力斗争已到白热化的程度,更因为他对“圣意难测”有了更深的理解,对在雄主手下讨生活充满了忧惧,深知只有韬光养晦才是自我保全之道。

洪武四年刘基退休回家后隐居山中,竭力洗尽铅华饮酒弈棋,表现得像一个不识字的老农,口不言功,也不和地方官吏来往,他已做好了从此不问外事,不惹是非,安享晚年的准备。

《明史》上这样绘声绘色地描述他的谨慎:“还隐山中,惟饮酒弈棋,口不言功。邑令求见不得,微服为野人谒基。

基方濯足,令从子引入茅史载,当时青田县令微服来访,刘基也就”称民谢去,终不复见“,可见其想安生过隐居日子的决心之大。

在中国传统儒家思想文化中,虽然风萧瑟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的荆轲刺秦式的舍生取义是士大夫所推崇的。

但在死神降临之前,好死不如赖活着也是一种极具诱惑力的人生哲学,这一点连诸葛亮也不例外。

在北伐五丈原病入膏肓之时,尚且点亮油灯祈求上苍保佑生命。

但善于占卜的刘伯温却无法做到,他知道,自己的命运并不在自己手中,那双天眼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忧谗畏讥的处境和心情的恶劣,使刘伯温的病情加重了。

洪武七年,朱元璋知其病重,赐归田里,胡惟庸受命登门赐给其中药,当那碗浓黑中药汁端在他床头时,他一定看到后边那双阴险目光。

他只能无奈喝下绝命酒。此时,他一定有过“既生璋,何生基”式的后悔,从出仕转瞬即逝七年半,自己的人生是多么短暂!真是悲哀欲绝啊!

呜呼,为何当初失算于自己辅佐这位残酷无情的暴君……1375年四月十六日,刘伯温卒于家中,享年65岁。

朱元璋开创的明朝盛世,为朱姓江山的永固,始终以诛杀屠戮功臣元勋来贯穿他生命的始终,他用恐怖手段造成了至高无上,森严可怖的皇权,“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是所有帝王的一贯思维,只不过在朱元璋那儿更变本加厉,更刻薄寡情。

不露痕迹地毒杀功臣是朱元璋的拿手绝技,李文忠、徐达也是这样因病受到探望和赠药之后便不明不白的死掉的。

关于李文忠之死,《明史》载:“十六年冬遂得疾。帝亲临视,使淮安侯华中护医药。明年三月卒,年四十六。”当然,淮安侯也逃不过抄家灭门的命运。

至于徐达,“达在北平病背疽,稍愈,帝遣达长子辉祖赍敕往劳,寻召还。明年二月,病笃,遂卒,年五十四。”

野史说,这是拜朱元璋的一只蒸鹅所赐。

此外,与胡惟庸同为丞相的汪广洋因否认胡惟庸毒杀了刘伯温,在贬责途中被赐毒而死。

从秦始皇杀韩非到刘邦杀韩信再到朱元璋杀刘基,几千年的皇权家天下的封建统治制度证明,至高无上,森严可怖的皇权,所摧残的不仅仅是无数人的宝贵性命,更有国家民族的元气和活力。

专制独裁的残酷无情是王朝灭亡周期律的根源。

朱元璋毒杀刘伯温,又上演中国历史上最浓烈一出“儒者“与”谋臣”的悲剧。

正是这位千古奇才短暂的人生悲剧,却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智谋文化增添了熠熠闪光的典章。而这种文化,将在中华文明的继承与创新中永世长存。

原文地址|http://www.bdwenxue.com/gudaiwenxue/tangshisongci/201909/16316.html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浅见

?
最新评论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

推荐文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