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诗阅读 感怀(二首) 刘基


来源:遍地文学 作者:浅见

驱车出门去,四顾不见人。回风卷落叶,翊翊带沙尘。平原旷千里,莽莽尽荆槿。繁华能几何?憔悴及兹辰。

感怀(二首)

明代:刘基

其 一

驱车出门去,四顾不见人。

回风卷落叶,翊翊带沙尘。

平原旷千里,莽莽尽荆槿。

繁华能几何?憔悴及兹辰。

所以芳桂枝,不争桃李春。

云林耿幽独,霜雪空相亲。

其 二

槁叶寒槭槭,罗帐秋风生。

凄凄侯虫鸣,呖呖宾鸿惊。

美人抱瑶瑟,仰视河汉明。

丝桐岂殊音,古调非今生。

沉思空幽寂,岁月已徂征。

相关阅读

那么厉害的刘伯温为什么最后不能功成身退?

智谋文化的早熟和发达,是中国一个特有的现象。《周易》是我国最古老、最有权威、最着名的一部经典,是中华民族聪明智慧的结晶。在这种文化的浸润下,中国人特别崇拜智慧人物。

而在智慧人物的系列中,有两大偶像,一个是三国时期的诸葛亮,另一个就是元明之际的刘伯温。

历代人们给这两位附会了很多神异的传说。

传说中,他们不仅神机妙算,而且还能呼风唤雨。

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批评神化诸葛亮的《三国演义》时说,孔明先生被描写得不大像一个正常人了,“多智而近妖”, 即使不“近妖”,也是“多智而近怪”。

对于刘伯温,也可以这句话来形容。刘伯温辅佐明朝皇帝朱元璋推翻元朝统治,是明朝的开国功臣,也是中国历史上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谋略家。

他的军事造诣极深。明朝的建立与后来的兴盛,风云国师刘伯温的竭诚之治不可或缺。

他也被后世的许多传说扭曲得厉害,在民间传奇和文学作品里,刘伯温则更是一个传奇.

比张良、诸葛亮还要神通广大,甚至能未卜先知,洞察今古,呼风唤雨,乃神仙一般的人物,被称为“帝师”、“王佐”,有“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之誉。

自他死后,民间广泛流传预言之作《烧饼歌》就被传为是他所写。

公元1311年(元至大四年)夏历六月十五日这天,在浙南青田武阳村一间茅房里,刘基呱呱降临人间,这位中国最伟大预言家的降生,注定要为中国智谋文化典章里,增添熠熠闪光的亮点。

刘基祖上是一个中国农村传统的书香门第。在这种家庭背景下,他从小受到了良好的儒家传统教育。

《明史》上说,刘伯温“幼颖异”, “基博通经史,于书无不窥,尤精象纬之学”。天赋极高。

在这种环境的熏陶下,他自幼聪颖好学,读书过目辄诵,长大学识出众,为时人所推崇,被誉为“魏征之流,而英特过之”。

除“善经学、工属文”之外,还旁通九流六艺、天官阴符家言。

十七岁曾经随从石门郑复初先生学习理学,得闻濂洛心法。由于他广泛涉猎、勤勉阅读和实地考察,故又精通天文和兵书。

他的老师曾对其父亲说,刘伯温不是池中物,长大后必然光宗耀祖。

所谓象纬之学,就是通过观察天象和占卜来预测人事的一套神秘的学问。

在科学不发达的古代,这种学问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如果辅之于缜密的思维和明晰的判断,其预测往往也有应验的时候,这就更给这门学问披上了奇异的面纱。

《明史·刘基传》的这两点记载非常重要,因为它基本勾画出了刘伯温的两条人生轨迹:

一个是深受传统儒家教育,作为“儒者”的刘伯温;

一个是摇鹅毛扇,作为“谋臣”的刘伯温。

两者不可偏废。

但可惜经过野史和民间的渲染,也许还包括刘伯温后人有意无意的“改造”,作为“谋臣”的刘伯温压倒了作为“儒者”的刘伯温。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后果,归根到底还是中国存在智谋文化浑厚土壤底蕴所致。

但刘基的崭露头角注定又是孟子“天将降大任于斯”的一个典型诠释。他的前半生的经历是坎坷崎岖,虽然中进士后做过小官,为官正直清廉。

曾反对元末农民起义,效忠于元朝,但却未受元朝廷的信任和重用,一再遭受排斥与打击。

元末的社会黑暗和腐败统治终令他心生不满,曾多次弃官归田。

受到反元义军席卷全国的浩大声势所影响,他终于觉醒与元朝廷彻底决裂,毅然加入灭元大军朱元璋的队伍。

此时他已经五十岁了。

五十而知天命。

当刘伯温决定以知天命之年也被朱元璋像刘备 “三顾茅庐”请诸葛亮出来那样,辅佐朱无璋打天下之时,能预言、善洞察前后事的他不知对自己这样出仕曾作何感想?

当他决意辅佐这位“明君”时,就已注定自已不得不吞下“谋算”半生的那坛鸩酒。

他到金陵谒见朱元璋。

朱元璋极为敬重他,称他“老先生”,认为是“吾之子房也”,特地修建礼贤馆安置,向他虚心求教。

相较于几次出仕效命元朝廷屡被冷落的经历,朱元璋的惜才令刘伯温深为感动。

中国士大夫向有“士为知己者死“的高尚品德。

也许是他的确为朱元璋的知遇之恩所打动。

于是也如诸葛亮的“隆中对”一样,向朱元璋详细介绍隐居时所观察之各方力量对比的形势,和经过分析概括所制定的《时务十八策》。

朱元璋对刘伯温的卓越才智,颇为惊服,亦深感其至诚,遂视他为心腹。从此,他的政治、军事才能才得以充分的显示和发挥。

他不仅“运筹帷幄”筹划全局,而且几乎参与了历次主要战役的决策。

八年之间,辅助朱元璋灭陈友谅、取张士诚,西平江汉、东定吴会、席卷中原,群雄归命,抵定全国,创建了朱明王朝。

至此,他的谋略思想,已得以完全实现。

朱元璋十分赞赏他,对刘基的谋算的评价是“皆应先生前教之言”,“实应先生之言矣”。

那么刘基的谋略高明在何处?

《明史?刘基传》总结道:“(灭陈友谅)其后太祖取士诚,北伐中原,遂成帝业,略如基谋”。

朱无璋那句“吾之子房也”确实由衷说出其时俩人关系密切的根由。朱元璋登基后论功行赏,“首徐达而次刘基”,位居第二。

称赞刘基“资兼文武”,“经邦纲目,用兵后先,卿能言之,朕能审而用之”。

朱元璋此时已经黄袍加身,出于帝王的矜持和体现自己的英明,他对刘基的称赞是有所保留或讲究分寸的。就凭这一点,称刘基有佐命之功、王佐之才不为过。

刘基以自己的才学与忠诚辅佐朱元璋打下大明江山,成就了勋业,赢得了声誉。

朱元璋称赞刘基“谒朕陈情,百无不当”、“屡从征伐,睹列曜垂象每言有准”、“凡所建明,悉有成效”、“发纵指示,三军往无不克”、“运筹决胜”、“助我成功”。

明正德九年(1513年)追赠刘基为太师的诰文说刘基“才称王佐,学为帝师”、“渡江策士无双,开国文臣第一”。

《明史·刘基传》中也有“基佐定天下,料事如神”之说。

可见刘基作为军师谋士,工于谋略,强于算计,考虑问题仔细,预测趋势准确,“专业水平”是一流的。

刘基在明初文臣之中谋略称第一,这是没人可以否认的。洪武三年,他又被朱无璋授予开国翊运守正文臣、资善大夫、上护军,封诚意伯。

至此,刘基一生的事业达到巅峰。

“狡兔尽,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这是范蠡临逃走时写给越王国的宰相文仲信中金玉良言,韩信在临刑之前也发出了“敌国破,谋臣亡”的浩叹。

能预算明300年即亡的刘伯温应该深这个历史规律。

当朱元璋登基,天下基本已定,刘基辅佐朱元璋打天下的工作基本结束。

朱元璋交待刘基的使命是为新王朝所做的奠基性工作,如卜地筑新宫,编撰《大统历》,参定律令,制定军卫法等事情。

当这些工作也已基本完成后,刘基的使用价值在朱元璋看来已开发利用到顶了。

出仕七年,以刘基的谋略才干,依他与朱元璋亲密无间地几年私交,特别是他耳闻目睹有惊无险的几次重大事件后,他应该看清朱元璋乾纲独断、狡诈阴险的心计。

既然名利双收,此时刘基应该效仿张良、范蠡,保全性命最好的办法是低调隐退,以求寿终正寝。

但作为儒者的刘基,性格中又注定受“文死谏”传统影响。

《明史·刘基传》中,正是“进言求雨”和管“谈洋、茗洋”之事,成为他的绝命算。

从自身安危考虑,刘基根本没有必要冒着风险去应对朱元璋的“以旱求言”,“三事求雨而不验”。

刘基主动去做这几件事,归根到底还是士大夫的“修、齐、治、平”的抱负,有仁慈之心、有以德治国的理念和渴望国家长治久安、百姓安居乐业的政治理想。

这最能体现出他在“立德”方面的成就。

当时南京从夏天到秋天一直没有下雨,求雨也没有效果,刘伯温借机指出了三条弊政:

一是阵亡将士的妻子数万人都被迫住在“寡妇营”,不许外出;

二是为营建工程的工人死亡,尸体暴露不收;

三是敌方头目既然已经归诚投降,就不适宜充军。

古人认为天象由人事决定,刘伯温借求雨的机会进谏,使朱元璋只好同意其请,可过了十来天仍未降雨,朱元璋立即作出了“刘基还乡为民”的处罚。

但刘伯温被免职仅三个月,朱元璋又想起了他,令他火速从家乡赴南京,恢复了其官职。而到了洪武四年(1371年),他在得到封爵之后,再一次被赐归。

那么,以思维缜密着称的刘基为什么还要出“言”呢?

那就是《故诚意伯刘公行状》中所说的“公以天下苍生休戚为忧喜者”, 刘基毕竟是“论天下安危义形于色”之人,又亲历元亡明兴的过程,深知小祸会变大灾。

地方治安失控,盗匪不除,叛逆不治,最终可能会导致政权的灭亡和黎民百姓因战乱而遭殃。

所以,当刘基知道谈洋那块自元以来就是盐盗聚集地,入明后仍“久之不靖”时,那种为天下安危民生利益,求大明江山永固的责任感促使他不顾明哲保身、不惹是非的处世原则,毅然奏请朝廷在谈洋设立巡检司。

但这两谏之隙已经为自己埋下了祸根。

当祸端一出,刘基为求自保,不需要顾及其它的因素,刘基的足智多谋、过人胆识就得到充分体现。

刘基赴京谢罪,就居留京城,在朱元璋的眼皮底下生活,而且还不为自己作任何的辩解。

因为处置得当,以滥杀功臣着称的朱元璋最终还是放过了刘基,在刘基病重之时,朱元璋还特作《御赐归老青田诏书》,遣使护送刘基还乡。

虽然,刘基遭受不白之冤、俸禄被夺、困居京城,但最终能身老故乡,这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朱元璋在《御赐归老青田诏书》中也不忘对刘基”受冤“后的理性做法表示充分的肯定:“卿善为忠者,所以不辩而趋朝,一则释他人之余论,况亲君之心甚切,此可谓不洁其名者欤,恶言不出者欤。”

为此,相比被满门抄斩的其他功勋,刘基又是比较幸运的。

朱元璋是历史上最独裁的皇帝,他的登临天下是为了自己家天下万世一统。

天下稳固后,朱元璋的心态开始发生变化,“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是所有帝王的一贯思维。

为了使朱家的天下传之久远,他要铲除一切可能威胁皇朝的势力,他不能放过一个个一同打江山的元勋宿将。

刘基当然深知朱元璋的秉性,从他第一次被斥退的经历中,可以看出“伴君如伴虎”的险恶处境。

如果说第一次被贬,刘伯温由于功名之心未灭还满怀惆怅,那么他后来的被放归,则更像是一种自我放逐。

这不仅因为明初同僚的倾轧十分激烈,不同派系之间的权力斗争已到白热化的程度,更因为他对“圣意难测”有了更深的理解,对在雄主手下讨生活充满了忧惧,深知只有韬光养晦才是自我保全之道。

洪武四年刘基退休回家后隐居山中,竭力洗尽铅华饮酒弈棋,表现得像一个不识字的老农,口不言功,也不和地方官吏来往,他已做好了从此不问外事,不惹是非,安享晚年的准备。

《明史》上这样绘声绘色地描述他的谨慎:“还隐山中,惟饮酒弈棋,口不言功。邑令求见不得,微服为野人谒基。

基方濯足,令从子引入茅史载,当时青田县令微服来访,刘基也就”称民谢去,终不复见“,可见其想安生过隐居日子的决心之大。

在中国传统儒家思想文化中,虽然风萧瑟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的荆轲刺秦式的舍生取义是士大夫所推崇的。

但在死神降临之前,好死不如赖活着也是一种极具诱惑力的人生哲学,这一点连诸葛亮也不例外。

在北伐五丈原病入膏肓之时,尚且点亮油灯祈求上苍保佑生命。

但善于占卜的刘伯温却无法做到,他知道,自己的命运并不在自己手中,那双天眼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忧谗畏讥的处境和心情的恶劣,使刘伯温的病情加重了。

洪武七年,朱元璋知其病重,赐归田里,胡惟庸受命登门赐给其中药,当那碗浓黑中药汁端在他床头时,他一定看到后边那双阴险目光。

他只能无奈喝下绝命酒。此时,他一定有过“既生璋,何生基”式的后悔,从出仕转瞬即逝七年半,自己的人生是多么短暂!真是悲哀欲绝啊!

呜呼,为何当初失算于自己辅佐这位残酷无情的暴君……1375年四月十六日,刘伯温卒于家中,享年65岁。

朱元璋开创的明朝盛世,为朱姓江山的永固,始终以诛杀屠戮功臣元勋来贯穿他生命的始终,他用恐怖手段造成了至高无上,森严可怖的皇权,“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是所有帝王的一贯思维,只不过在朱元璋那儿更变本加厉,更刻薄寡情。

不露痕迹地毒杀功臣是朱元璋的拿手绝技,李文忠、徐达也是这样因病受到探望和赠药之后便不明不白的死掉的。

关于李文忠之死,《明史》载:“十六年冬遂得疾。帝亲临视,使淮安侯华中护医药。明年三月卒,年四十六。”当然,淮安侯也逃不过抄家灭门的命运。

至于徐达,“达在北平病背疽,稍愈,帝遣达长子辉祖赍敕往劳,寻召还。明年二月,病笃,遂卒,年五十四。”

野史说,这是拜朱元璋的一只蒸鹅所赐。

此外,与胡惟庸同为丞相的汪广洋因否认胡惟庸毒杀了刘伯温,在贬责途中被赐毒而死。

从秦始皇杀韩非到刘邦杀韩信再到朱元璋杀刘基,几千年的皇权家天下的封建统治制度证明,至高无上,森严可怖的皇权,所摧残的不仅仅是无数人的宝贵性命,更有国家民族的元气和活力。

专制独裁的残酷无情是王朝灭亡周期律的根源。

朱元璋毒杀刘伯温,又上演中国历史上最浓烈一出“儒者“与”谋臣”的悲剧。

正是这位千古奇才短暂的人生悲剧,却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智谋文化增添了熠熠闪光的典章。而这种文化,将在中华文明的继承与创新中永世长存。

为啥说明朝文人还不如妓女?

烟灰说历史

崇祯皇帝都知道吧?就是那个被李自成逼得煤山上吊的明朝亡国之君。这个皇帝不能说不勤政,从某一个方面来说,崇祯皇帝的勤政指数在明朝帝王之中是出了名的。可是呢,这个家伙有个毛病就是疑心病大,一天天给更年期一样喜怒无常,不能听别人说句话,动不动就撤职查办凌迟啥的,袁崇焕就是被他整死的。这家伙有点不正常,搞到最后没一个大臣和他站一条战线。出事了,手握兵权的大将没一个去救援。为啥?因为救驾之后没有好下场的。最后亡国了,临死前还说出一句这样的话,大概意思就是太监大臣没好人,妓女没好货。太监无耻,文臣无耻,妓女无耻。前两句很好理解,那么妓女又是咋回事呢?大家都很清楚,和他有瓜葛的妓女也就是陈圆圆了。对,就是后来替吴三桂背黑锅那个女人。陈圆圆是一个大臣讨好崇祯,从江南烟花之地给弄来的。不过当时崇祯就对她看法不高,称陈圆圆为“易新衣者”,换现在话就是“公共厕所”的意思。

其实,作为大明亡国皇帝,崇祯却是一个极为认真负责的人,谈不上圣君,但偶尔的表现却称得上仁君。明朝灭亡,和太监以及东林党有很大关系,这些也使他留下心理阴影。太监心理变态多,文人读书多软蛋也多,但为啥看不起妓女呢?要知道有时候妓女的表现远比文人太监可圈可点,商女亦知亡国恨。

明朝太监确切做过一些为人不齿的事情,从“土木堡之变”的王振,到魏忠贤的阉党打压东林党人。特别是魏忠贤的阉党没把那些文人给折腾死,而民间知道九千岁,似乎对皇帝也就不怎么知道了。崇祯继位后,第一时间就是清除阉党,一时间快刀斩乱麻,还使大明朝一度出现风清气正的场面,差点中兴了。换句话说,有时候看太监还不如妓女,崇祯把太监看的比公共厕所还低。但是崇祯最后在用太监的时候也不含糊,很多太监被派往地方重镇,甚至于凌驾于其他文人之上。他坚信太监没有自己子嗣,从某种程度上可以杜绝腐败。也是这样,文人也和他拉开了距离。

不过,明朝文人也是极为混蛋的,似乎比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都多都混蛋,没有气节,贪腐虚伪。造就这种原因也并非偶然,朱元璋开国时候,就对文人进行了打压。很多大臣会被在朝堂上打屁股,侮辱文人人格,后来朱棣更是灭了方孝孺十族。你想啊?啥尊严都没了,文人原本就是注重气节脸面的,你把人家都弄到哪一步了?方孝孺最后的结局,使很多文人认为,应该像胜利者低头,而不是内心坚守的对错是非。在异族入侵时候,文人的信仰早已经被动摇,功利之心大行其道,走到这一步只能怪大明的皇帝们作死。而到了最后,明朝文人确实是不如妓女的。

而明朝妓女们却在大明灭亡的时刻奏响了悲歌,柳如是、李香君、陈圆圆,到了最后,那些自诩为正人君子的文人们撕下伪善嘴脸,望风进退,被妓女们啪啪打脸。这些妓女给大明留下最后一丝光芒,对那个男权社会进行了辛辣讽刺!

原文地址|http://www.bdwenxue.com/gudaiwenxue/tangshisongci/201909/16325.html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浅见

?
最新评论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

推荐文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