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文| 吴伯箫那年初冬凉夜,乘胶济车婉蜒东来,于万家灯火中孤单单到青岛,浴着清清冷冷风,打着寒噤,沿了老长老长的石栏杆步武彳亍,望着远远时明时灭的红绿灯,听左近澎湃的大水声音,默默[详细]

2019-09-22 12:25:31

记一辆纺车

文|吴伯箫我曾经使用过一辆纺车,离开延安那年,把它跟一些书籍一起留在蓝家坪了。后来常常想起它。想起它,就像想起旅伴,想起战友,心里充满着深切的怀念。那是一辆普通的纺车。说[详细]

2019-09-22 12:23:26

微雨宿渑池

文|吴伯箫我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旅途里遇雨?天空既然时有阴晴,而旅行的人又不是个个都带有风雨表的,旅途里遇雨总该是常有的事吧。自然,乡僻的野站里没汽车,行人或见阻于洪水泛滥[详细]

2019-09-22 12:11:03

生生不已

文|毕淑敏厄运就蕴藏在那块鸽血红的酱豆腐里。在那块酱豆腐之前,乔先竹一直以为女儿姜小甜是个能吃能睡的好孩子。悲哀是从中午12点15分降临的。乔先竹清晰地记得那个时刻,好[详细]

2019-09-20 20:15:40

斜视

文|毕淑敏没考上大学,我上了一所自费的医科学校。开学不久,我就厌倦了。我是因为喜欢白色才学医的,但医学知识十分枯燥。拿了父母的血汗钱来读书,心里总有沉重的负疚感,加上走读[详细]

2019-09-20 20:13:36

假如我出卷子

365bet提款多久到帐文|毕淑敏今天,老师布置的数学作业是:假如我出卷子……让每人给自己的同桌设计一张考卷。小依拿出一张格纸,方兵问:“你见过带格子的卷子吗?卷子都是大白纸的。”说[详细]

2019-09-20 20:11:55

捉刀

文|毕淑敏“爸,还得签个字。”13岁的儿子王永战平,战战兢兢地把作文本递给我。作文本上用红字批了一个“24”。“这是什么意思?!”既不是优、良、中,也不是5、4、3,我这个见多识[详细]

2019-09-20 20:10:06

紫色人形

文|毕淑敏那时我在乡下医院当化验员。一天到仓库去,想领一块新油布。管库的老大妈,把犄角旮旯翻了个底朝天,然后对我说,你要的那种油布多年没人用了,库里已无存货。我失望地往外[详细]

2019-09-20 20:07:48

猫头鹰行动

文|毕淑敏“妈妈,我想买块新的电子表。”李遥遥把牛仔书包皮甩上肩,窄窄的后背立刻被压得像拴了晾衣服绳的小树苗。他知道这个时候提出要求,妈妈最容易答应他。大人们总以为自[详细]

2019-09-20 20:05:39

雪花糯米粥

文|毕淑敏小蓉说:“我都要累零散了……”话还没完,就睡着了。没想到,眨眼功夫她一翻身,浑身的肌肉和关节就真的脱开了,好象有人把洋娃娃的缝线扯断了那样。小蓉的鼻[详细]

2019-09-20 20:00:43

最晚的晚报

文|毕淑敏暑假刚开始,我们家就风云突变。期末考试以前,每顿饭菜里都有肉。晚饭时,爸爸还隔三差五地从油脂麻花的公文包皮里,拎出一个裹了好几层的塑料袋,说:“快点吃,还热乎着哪。[详细]

2019-09-20 19:59:02

给我一粒脱身丸

文|毕淑敏“妈,要是有人管你借东西,你借不惜给他?”李遥遥站在书柜前,双手抱着肩问。三个书柜并肩排在一起,像三胞胎。两个是爸爸的,一个是遥遥的,妈妈没有份。妈妈只有几本“天车[详细]

2019-09-20 19:57:56

同你现在一般大

文|毕淑敏黄米抱着双膝,看树的影子在地下爬。今天下午教师突然宣布不上课了,让大家回去自习。妈妈是不知道这个临时变故的,这个下午就像一块从天而降的蛋糕,黄米可以独自慢慢咀[详细]

2019-09-20 19:56:40

月晕而风

文|毕淑敏北宋年间。闽海都巡检林惟悫重病在身,每日进食不过一盅,进药却满满三碗,病还是一时时往膏盲里去了。他的发妻王氏,已先他撒手西行,唯一的爱子林洪毅,也早年葬身海腹。五[详细]

2019-09-20 19:55:18

术者

文|毕淑敏制造伤口。在体表还有内脏,切开。然后,再缝起来。这就是外科医生的职责。伤口的内部还是伤口。一旦留下,就是永久的痕迹。即使是皓月当空,依旧隐隐作痛。在所有霪雨和[详细]

2019-09-20 19:53:46

月饼的故事

文|毕淑敏过去张老汉家有一门祖传的手艺——做月饼。他从大年初一就开始做月饼。大伙说,吃了正月十五的元宵闹完了灯,再做也不急啊。也许正月十五雪打灯,月十五就云[详细]

2019-09-20 19:52:14

米年型电话键

文|毕淑敏电话铃响了。一个错误。午睡时兰奇应该把电话关闭,可惜忘了。既然醒了,就接吧,睡梦时的铃声类似一桶冷水。使人警醒明白得如同雷而后的天空。“兰奇吗?”一个陌生女人[详细]

2019-09-20 19:50:25

白杨木鼻子

文|毕淑敏我是一位外科医生,做过的手术不计其数。单是给病人切除的胃,就是俗称为“心口”的那个东西,足够装满一马车。给我印象最深刻的病例,是一个女人。正确地讲,是那个女人的[详细]

2019-09-20 19:46:36

非正式包装

文|毕淑敏他第一次来的时候,我们正在粉刷墙壁。我穿着一件最脏的工作服,这使我非但不象一个高明的医生,连个能干的副食售货员和理发师傅都不够格。我们的工作服——[详细]

2019-09-20 19:43:31

硕士今天答辨

文|毕淑敏事情就坏在那套水蓝色的真丝裙上。中文系女研究生林逸蓝是这座全市最大的图书馆的常客。图书馆是不许带包皮进阅览室的。她先把笔记本等从包皮里拿出来,把旧书包皮[详细]

2019-09-20 19:41:45

蟑螂谷

文|毕淑敏白色的大楼象一艘巨型航空母舰,盛载着一家经济部门的决策机关。几千职员繁忙地上班下班,办公室被文件塞得象大吃大喝的胃,臃肿不堪。一天正是办公时间,突然门开了,进来[详细]

2019-09-20 19:39:31

汗血马尾

文|毕淑敏我是一个忧郁的女孩。美丽的女孩很多,但忧郁的不多。,忧郁是一种比美貌更吸引人的品质。美貌可以通过化装和美容得到,但忧郁是从血液里逼射出来的。美貌随着年老就会[详细]

2019-09-20 19:37:47

大海里翻了豆腐船

文|毕淑敏我们怎么这么穷呢?我们?一天到晚撅着屁股辛辛苦苦干活,你大学毕业,我好歹也是个中专。咱俩搀合搀合,合个大专也绰绰有余。该算个知识分子了,算不了高的,凑个初级阶段总[详细]

2019-09-20 19:36:02

天使和魔鬼的较量

文|毕淑敏一天,突然想就天使和魔鬼的数量,做一番民意测验。先问一个小男孩,你说是天使多啊还是魔鬼多?孩子想了想说,天使是那种长着翅膀的小飞人,魔鬼是青面獠牙要下油锅炸的那种[详细]

2019-09-20 19:31:40

梦幻小屋和蓝手镯

文|毕淑敏天,蓝得像一页童话。“将来世界游乐园”的摩天轮,从我新搬入的高层住宅窗前,盘旋而过,我对这个唐吉诃德风车似的玩意儿不感兴趣,俯身下望,茵茵绿草中有一座粉红色的小屋,[详细]

2019-09-19 15:3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