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幼年(在床上)24


来源:遍地文学

文|列夫·托尔斯泰“我怎么能那么强烈、那么长久地爱着谢辽沙呢?”我躺在床上纳闷。“不!他从来也不理解,不会看重,而且也不配享有我的爱……但是索妮奇卡

文|列夫·托尔斯泰

“我怎么能那么强烈、那么长久地爱着谢辽沙呢?”我躺在床上纳闷。“不!他从来也不理解,不会看重,而且也不配享有我的爱……但是索妮奇卡呢?这是多么可爱的人儿啊!‘你愿意吗?’‘你来开头。’……”

我匍匐着跳起来,逼真地想像着她的小脸,随后用被子蒙上头,把浑身都裹住,裹得非常严实的时候就躺下来,感到一种愉快的暖意,沉入甜蜜的梦想和回忆之中。我目不转睛地紧盯着棉被时,就象一个钟头以前那样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她。我甚至在心里同她交谈;这场谈话虽然毫无意义,却给予我无法形容的乐趣,因为谈话里不断出现你,给你,同你,你的等字眼。

这些梦想是那么清晰,一股甜蜜的激动使我不能入睡,我很想跟什么人来分享一下我这过多的幸福。

“我的宝贝!”我几乎说出声来,猛地翻到另一边。“沃洛佳!你睡着了吗?”

“没有,”他用睡意朦胧的声音回答我说。“做什么?”

“我在恋爱,沃洛佳!肯定是爱上了索妮奇卡。”

“哦,那又怎样呢?”他回答我说,伸了一下懒腰。

“噢,沃洛佳!你想像不出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现在裹着被子躺着,那么清楚、那么清楚地看见了她,和她谈话,简直奇怪极了!你知道还有什么吗?我躺着想念她的时候,天知道为什么,我很伤心,非常想哭。”

沃洛佳动了一下。

“我只希望一件事,”我接着说下去,“那就是永远和她在一起,永远看见她,再也没有别的了。你在恋爱吗?坦白地承认吧,沃洛佳。”

真奇怪,我愿意人人都爱上索妮奇卡,人人都这么说。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呢?”沃洛佳说着,转过脸来望着我。“也许。”

“你并不想睡,你在装样子!”我喊道,看见他那闪闪发光的眼睛丝毫没有睡意,于是我就把被窝掀开。“我们倒不如谈谈她。她不是很迷人吗?……那么迷人,要是她对我说一声:‘尼古拉沙①,从窗口跳下去!’或者‘跳到火里去’嗯,我敢起誓!”我说,“我马上就跳,而且会高高兴兴地跳。嗅,多迷人啊!”我补充一句,历历在目地想像着她,为了充分欣赏这个形象,我突然翻到另一边,把头钻到枕头底下。“我非常想哭,沃洛佳!”——

①尼古拉沙:也是尼古拉的小名。

“傻瓜!”他笑着说,停顿了一会儿之后,又说“我完全不象你那样。我想,如果可能的话,我愿意先坐在她身边,同她谈谈天……”

“啊!那末你也在恋爱?”我打断他的话头。

“然后,”沃洛佳接着说,温柔地微笑着,“然后我就热烈地吻她的小手指头、小眼睛、小嘴、小鼻子、小脚,好好地把她都吻遍了……”

“胡说!”我从枕头底下喊道。

“你什么都不懂!”沃洛佳轻视地说。

“不,我懂得;是你不懂得,净说些蠢话,”我噙着眼泪说。

“不过,你根本用不着哭啊。简直跟女孩子一样。”

原文地址|http://www.bdwenxue.com/xiaoshuo/changpianxiaoshuo/201901/1934.html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列夫·托尔斯泰

?
最新评论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