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孟加拉虎

文|夏商1father,father,小雄说,爸爸,在叫你呢。常景没有回头,轻轻嘀咕了一声,谁是法舍,谁知道你在叫谁。小雄说,father就是爸爸,爸爸就是father,老师就是这样教我的。常景停下手里的筷[详细]

2019-08-21 10:37:13

-2℃

文|夏商马德方从火锅店里走出来,李芹跟在他的后面,手里牵着他们流鼻涕的儿子噢噢。与结婚的时候相比,李芹的身材走样了不少,马德方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又胖又矮,戴一副眼镜,走路不紧[详细]

2019-08-21 10:35:34

一个耽于幻想的少年的死

文|夏商在这个夏天,少年戴上了口罩,把脸遮挡起来。他的面孔在宽大的口罩包围下显得很小,仅仅露出两颗饱含忧郁的眼睛,可是他愿意这样,理由是因为有人说他的鼻子不好看。他甚至在[详细]

2019-08-21 10:33:33

高跟鞋

文|夏商在整个事件发生的过程中,老鲁自始至终带着醉意。他本不是那种能同杜康亲近的人,但他今天确实喝了不少酒。这是有前提的,像老鲁这样平时很少喝酒的人,只有在两类情绪下才[详细]

2019-08-21 10:29:31

刹那记

文|夏商1张雷和蓝帕尔是劳动局第三技校的学生,他们是一对好朋友。除此之外,他们还住在同一个居委会的同一幢楼。张家在五楼,蓝家在三楼,两家大人是麻将牌友。因为同学加邻居的缘[详细]

2019-08-21 10:28:45

出梅

文|夏商在真正的梅雨节气,工人新村里撑伞的居民都是神色匆匆的。他们的裤腿上沾满了潮湿,如果没有必须要干的事,是没有人愿意走出户外做一个落汤鸡的。雨季在正常情形下,将持续[详细]

2019-08-21 10:27:07

沉默的千言万语

文|夏商无论哪个角度看,这座爬满了爬山虎的房子是不引人注目的。多少年以前,桂小龙住在这里,多少年以后,桂小龙仍旧住在这里。一切说明,时代转换了,可是桂小龙的生活并没有改变。[详细]

2019-08-21 10:23:26

集体婚礼

文|夏商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季有城前后看看,又侧转脸去张望了一下姜贻琴,他有点新奇,同时又有种抑制不住的荒诞感觉。姜贻琴也把脸转过来,在与季有城相握着的左手上稍微使了点劲,[详细]

2019-08-21 10:22:13

二分之一的傻瓜

文|夏商蔡这把自行车搬进屋子,气呼呼地在板凳上坐下来。陈亚娟见他这副样子,摆出数落他的架势说,又出什么事了,一脸晦气相,你怎么就不能弄张好脸让人瞧瞧呢?蔡这朝陈亚娟乜斜了一[详细]

2019-08-21 10:20:12

开场白

文|夏商人们把没有动机的、没有线索的、没有逻辑的杀人事件统称为无头案。一个人走在路上,一个陌生人迎面捅来一刀。既不劫财也不劫色,扬长而去。受害者仰面倒下,横尸街头。这[详细]

2019-08-21 10:18:41

时间忘记了

文|水阡墨1十六岁那年,沈落落提着小皮箱子从搬家车上下来时,一眼就看见两个灰头土脸的男孩子在大院口在掰手腕。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是两个不服输的家伙。还没等分出胜负,伊名一[详细]

2019-08-15 13:56:20

如果眼泪不记得

文|水阡墨1月圆之夜第一次见到卡布是八月十五月圆之夜,那天月光如水,我坐在庭院里抬头看星空、看月亮,一直看到眼睛里是满满的泪水。我思念我的族人,那群可爱的水精灵。没错,我是[详细]

2019-08-15 13:54:44

青草指环的经年等待

文|水阡墨1右眼皮从早上六点一直跳到中午十二点,林小冰坐在KFC靠窗的位置上啃着汉堡,隔着玻璃,马路对面大条幅的宣传广告上,朵朵玫瑰红得像一团团要烫伤眼睛的火焰。林小冰一时[详细]

2019-08-15 13:52:27

冬眠在十二岁的幸福种子

文|水阡墨1十二岁的那年冬天我认识尹小希和孔一鸣。那时他们已经十八岁正上高三,是哥哥的同班同学加铁杆死党。那天是周六,我穿着白色的长款羽绒服,束着乖乖的马尾,一蹦一跳地跑[详细]

2019-08-15 13:51:15

等我懂得喜欢你

文|水阡墨1邂逅一株植物不是我不想谈恋爱,也不是没人找我谈恋爱,只是有些事情是靠眼睛决定而不是心。好友小桥与男友爱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我终于发现我不谈恋爱的原因。现在的男[详细]

2019-08-15 13:50:02

哎呀,哎呀,别追我

文|水阡墨我独自坐在KFC靠窗户的位置,摆弄着手里的数码相机,恨得咬牙切齿。依然是吃定了我的好脾气,所以才这么猖狂地塞给我一个如此卑鄙该死的任务——*****。依然[详细]

2019-08-15 13:48:27

不要让我哭泣

文|水阡墨最后一滴泪落,我确定了,我是爱零的,因为他知道我是小四女朋友的时候,没有放弃。1LOVETEA。一个有三十年代上海建筑韵味的茶馆,名字却满口的洋味儿。我和小四面对面坐着,[详细]

2019-08-15 13:47:17

给我亲爱的阿白

文|水阡墨1阿白,我迷路了太阳那么大我用口袋里仅有的坐公交的钱买了一块面包喂街头那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我站在十字路口做了一个荒唐而无耻的决定。那个看起来十分好看而且[详细]

2019-08-15 13:46:17

哈罗,花泽类

文|水阡墨1我躺在床上发呆。亚轩轻轻皱眉,无奈的用手指使劲敲我的头:“毛妹,小心想花泽类想到脑抽筋啊!”我一个跟斗翻起来,给他一顿好踹:“死亚轩,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我思考的[详细]

2019-08-15 13:44:44

海盗

文|水阡墨这个故事发生在希腊的爱琴海上。关于海盗,关于诅咒,关于美丽的少女,关于一段唏嘘的爱情,关于一些快乐的,悲伤的,现实的和非现实的。当船头摇着骷髅旗的海盗们将硝烟战火[详细]

2019-08-15 13:43:11

葵花与梧桐忘了要相亲相爱

文|水阡墨要我死心太容易了,随便说一个人的名字我就相信!文/水阡墨童年是一个糖果娃娃甜蜜漂亮却能让你牙疼得撕心裂肺我是个那么美好的姑娘却坏了一颗门牙我想给你们讲一个故[详细]

2019-08-15 13:42:04

轰然倒塌的爱情塔罗牌

文|水阡墨1我推开楚楚的卧室,看见的是意料之中的一片狼籍:桌子上是没刷的碗,地上的果壳皮散发出阵阵酸味,有几只苍蝇得意地乱飞。我连忙退出,从厨房拿出一个围裙寄上,卧室里传出来[详细]

2019-08-15 13:29:33

蝴蝶飞了

文|水阡墨一朵海芋花只会为一只蝴蝶而开放,那只蝴蝶便会守侯她一生的花开花落。而我的蝴蝶在我决定绽放的时候,飞了。1这个城市疯了。我站在太阳底下的那一刹那,脑子里一闪而过[详细]

2019-08-15 13:27:24

毒药

文|水阡墨《青杨晚报》2004年5月24日晚,在市北区锦绣花园的居民楼里发现一具女尸,死者死亡时间具法医推算是21日凌晨。死者为年轻女性,死时面部表情安静平和无任何挣扎痕迹,死亡[详细]

2019-08-15 13:24:50

黑色毛衣

文|水阡墨一件黑色毛衣两个人的回忆雨过之后更难忘记忘记我太爱你你不用在意流泪也只是刚好合意我早已经待在谷底我知道不能再留住你也知道不能没有孤寂感激你让我拥有缺点[详细]

2019-08-15 13: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