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公路上的灵魂(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

文|北村把约翰讲的故事说给大卫,大卫说,这算什么理由?这是他在为自己的懦弱找借口!我说,你总是要别人理解你,你就不能理解一下别人吗,大卫?约翰受到了伤害,他说的话都是真实的!他起了[详细]

2019-09-18 10:48:26

公路上的灵魂(伊拉克的约翰)

文|北村我是铁红,现在我叫珍妮·里恩。我从金三角离开之后,也离开了我的令人心碎的故事,离开了那张叫罕的脸。我想,我真正的爱情只有一次,它埋葬在那条十八号公路了,它属于[详细]

2019-09-18 10:37:22

公路上的灵魂(必壳!必壳!)

文|北村我离开了金三角,十天后回到了美国。母亲得知了我在那条公路上所经历的一切,她没有责备我。她说,这一切是上帝的预备,但她决不同意我重返金三角。父亲马克却说,你为什么不[详细]

2019-09-18 10:18:51

公路上的灵魂(大卫之剑)

文|北村罕在接到张成功的警告之后,继续和我接触。他没有把张成功找他的事情告诉我,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做。他对我有一种特别的兴趣,就像我对他一样。我觉得在我的意识深处,有[详细]

2019-09-18 10:03:18

公路上的灵魂(浆果成熟前)

文|北村强暴事件后,我并没有离开金三角,反而要求再呆上几周,张成功立刻答应,他甚至要我呆到父亲回来,以便向铁山解释这次的偶然事件。我得到了继续刺探金三角毒品种植情况的机会[详细]

2019-09-18 09:35:37

公路上的灵魂(罂粟花摇曳)

文|北村父亲抵达金三角大约一个月后,我也进入了这块神秘之域。我随同摄影队在芭堤雅①采访了一些当年国民党九十三师②的后代,然后从泰北进入金三角,经清莱府③上山,通过美斯乐[详细]

2019-09-18 09:26:26

公路上的灵魂(金三角的罕)

文|北村我父亲铁山在我母亲和我离开他后,突然变了一个人。他扔掉酒瓶戒了酒,彻底地清醒过来,并开始像发了疯一样想念我和母亲。他把我和母亲的照片冲洗放大,挂满了整个房间。他[详细]

2019-09-17 23:06:34

公路上的灵魂(离婚)

文|北村我和母亲伊利亚于1967年回到以色列。在到以色列之前,母亲带着我先抵达了德国的西柏林,她要看一看自己的家乡,以及她熟悉的街道,她要祭奠自己的父母亲。但我知道她想见的[详细]

2019-09-17 23:04:56

公路上的灵魂(信仰者之影)

文|北村当时我还太小,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样的严重事件。后来我才了解到,这件事如果放在别的人身上,并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父亲的好友、党校校长陈松奇在反右斗争开始后,逐个[详细]

2019-09-17 23:03:14

公路上的灵魂(阿尔伯特的迦南)

文|北村阿尔伯特叔叔和张理蕙于次年三月离开中国,回到了以色列。其实他们从来没有去过以色列,但我仍然要说他们的确是“回”到了这个地方,因为这是我们犹太人的应许之地。我们[详细]

2019-09-17 22:59:38

公路上的灵魂(上海重逢)

文|北村阿尔伯特在文德里的布店经营得很好,成为上海一家比较有名的布店,这家布店以卖丝绸为特色,还兼营量体裁衣的生意,张理蕙学得一手好的剪裁功夫,尤其擅长改良旗袍的设计,上海[详细]

2019-09-17 22:57:58

公路上的灵魂(主义的手)

文|北村我叫铁红,是铁山的女儿,伊利亚是我的母亲,后来她改名叫陈莉雅。1950年的那一天,按公历是1950的1月1日,按旧历则还是1949年11月,我出生在从安徽往上海的行军途中。我的母亲[详细]

2019-09-17 22:56:30

公路上的灵魂(另一个女人)

文|北村阿尔伯特开着空车回昆明,他的人也像他的车一样,空空荡荡。卡车在高黎贡山弯弯曲曲的公路上爬着,阿尔伯特似乎听到了伊利亚的笑声,他知道那肯定是一种幻觉,因为他的伊利亚[详细]

2019-09-17 22:54:35

公路上的灵魂(结婚)

文|北村铁山和伊利亚的婚礼在十天后举行。婚礼的请帖送到了阿尔伯特手中,但他没有参加。马克也收到了请帖,他大喊,我失败了,我失败了!不过,他很高兴地参加了伊利亚的婚礼。阿尔伯[详细]

2019-09-17 22:53:22

公路上的灵魂(没人看到爱生长)

文|北村阿尔伯特和伊利亚躺在车里过了一夜。阿尔伯特做了一个梦,梦见铁山站在岸上,而他和伊利亚却在河里。河水非常湍急,阿尔伯特死死拉住伊利亚,以免让河水将她冲走。可是他快[详细]

2019-09-17 22:51:45

公路上的灵魂(劫持事件)

文|北村阿尔伯特和伊利亚跟着部队埋伏在寨子的山崖下面,他们对扼守咽喉的土匪一筹莫展。伊利亚急得快哭了,你们一定要把他救出来。阿尔伯特安慰她说,会的,他们会把他救出来的。[详细]

2019-09-17 22:50:16

公路上的灵魂(献身)

文|北村土匪把伊利亚和阿尔伯特横放在矮马上一路狂奔,伊利亚被颠得感觉心脏都到了嗓子眼儿,她一路不停地吐,可是土匪不理她。她和阿尔伯特都被蒙上了眼布,看不见自己被带到了什[详细]

2019-09-17 22:48:07

公路上的灵魂(滇缅公路上的灵魂)

文|北村第二天上午,铁山把阿尔伯特和伊利亚带到车队,说,我给你搞了一辆车,你只要花不到三分之一的钱就可以买到它。阿尔伯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那辆车停在墙角,是地球牌的旧军用[详细]

2019-09-17 22:45:27

公路上的灵魂(初遇铁山)

文|北村公路。太阳从天上垂直照下来,形成黑和白的刺目剪影。这是高原,所以云很白,也很近。背光的时候,从公路远端驶过来的军车像一团黑影,远去时卷起狂风般的黄色烟尘。这是云南[详细]

2019-09-17 22:39:52

公路上的灵魂(卡尔的意志)

文|北村被解雇的卡尔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他的胸膛藏着怒火,他几乎听到它燃烧的哔哔扑扑的声音。犹太人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坚强、孤独、怀疑与嘲讽,和这个德意志青年的高傲相遇,[详细]

2019-09-17 19:08:13

公路上的灵魂(从柏林到上海)

文|北村我叫铁红,中国人,虽然我有着中国和犹太的双重血统,现在拥有的是美国国籍,但我觉得自己更像中国人。虽然我有好几个名字,中国人叫我铁红,犹太人叫我拉结·埃兹拉,美国[详细]

2019-09-17 18:56:07

公路上的灵魂(人物简介)

文|北村人物简介:伊利亚:女。德国犹太人,生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二战时逃到中国。白皙的皮肤,有点儿厚的嘴唇,长长的黑色头发盘在头上,沉郁平静的表情令人有种安慰感,充满理想主义,耽[详细]

2019-09-17 18:38:30

愤怒(第十八章 天堂)

文|北村李百义即将宣判的前一周,樟坂的报纸审慎地报道了案情的最新进展。但仍有好几家报纸继续将李百义被捕前的微笑和他的宣判结果相联糸,作一些没有根据的揣测。事实上关于[详细]

2019-09-17 18:35:51

愤怒(第十七章 判决)

文|北村随着宣判的临近,另一个人也忙碌了起来,这个人就是孙民。他常常网开一面,允许陈佐松和李百义在工作时间之外的时候见面。陈佐松利用这个机会和李百义讨论关于他父亲失踪[详细]

2019-09-17 18:34:49

愤怒(第十六章 顺服)

文|北村李好从法庭里被抬出来,当时她已经休克。老六用车把她送到医院里挂瓶。中午时分她感觉好些了,老六就把她送回龙腾宾馆,游德龙叫人给她做了烂烂的面条,她还是没有胃口吃。[详细]

2019-09-17 18:3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