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码糁子


来源:遍地文学 作者:阿凡

文|阿凡糁子我们叫做玉米糁子或包谷糁子。码糁子的ma查了半天,也没查到合适的字,姑且用这字代替吧。用ma字很形象体现吃糁子人的动作和神态,也可以写mie糁子,可也找不到合适的字

文|阿凡

糁子我们叫做玉米糁子或包谷糁子。码糁子的ma查了半天,也没查到合适的字,姑且用这字代替吧。用ma字很形象体现吃糁子人的动作和神态,也可以写mie糁子,可也找不到合适的字。方言更能体现吃糁子的韵味,可惜找不到贴切的字语来表达。

小时候主粮就两种,小麦和玉米。一天三顿,早、晚玉米糁子。中午一锅烩的面片,间或玉米面搅团。吃米饭是奢望,一年吃不了一两顿。上学住校的时候给灶上交的粮食是小麦和玉米糁子,兑换成细粮票和粗粮票,细粮票用来买中午的面片或早晚的馒头,粗粮票用来买早、晚的玉米糁子。

一年四季三分之二的饭食几乎都在码糁子,可以说糁子养活我长大,我对糁子有深厚的感情。小时候家里六七口人,做饭用一口大黑老锅,又大又重又笨,笨重主要指锅体比较厚实,和现在精巧靓丽的小锅比起来,就是大巫见了小巫,东施见西施了。

做饭了,柴火一生,锅里倒几瓢水,等水开了,舀一大碗糁子散进去,放少许碱面,大火熬煮十分钟左右,这时不停用勺子搅动搔刮锅底,以防粘锅。大火煮的差不多了,改用小伙慢煮三十分钟,我们叫熬糁子,火要小时间要长。糁子在锅里咕咚咕咚冒着小泡,一个小泡破裂了,下一个小泡又顶上来了,此起彼伏,这时差不多五六分钟搅动一次,一定要加上锅盖,糁子连焖带煮变得黏黏的、稠稠的,香甜味就出来了。

糁子虽说一年四季都在吃,但我更喜欢冬天吃糁子。小时候的冬天特别冷,家里唯一暖和的地方就是厨房。等母亲把糁子熬好了,锅盖一揭,热腾腾的蒸汽和着包谷糁子的清香氤氲飘散开来,我们迫不及待端着空碗等母亲给我们盛饭。

就糁子的下饭菜很少,冬天吃的最多的是油菜叶子、萝卜缨子、大白萝卜。我喜欢吃油菜叶子,那时家家种油菜,油菜苗刚长出来时比较稠,多余的要拔除掉,俗称破苗。土墙上订两个平行的木楔子,木楔子之间绑一道草绳,拔回来油菜苗挨个挂在草绳上晒干备用。万物凋零的时候,土墙有一道鲜绿的腰带,这腰带是我们冬天吃糁子的主菜。

油菜叶子、萝卜缨子用水煮一下,沥干水分,大白萝卜切成细丝生吃,拌上老三样盐醋辣子,这三道菜是吃糁子的绝配。生白萝卜丝就糁子吃,我不光喜欢吃,我还喜欢看别人吃,听别人吃。听那“咯囎咯囎”清脆的牙齿切割萝卜丝的声音,像一首动听的音乐,听着就能听出香甜的味道,看着别人吃的那么美味,自己也很陶醉。

吃饭没有饭桌,不是站着就是圪僦着。端着黄亮亮热腾腾的糁子赶快找个向阳背风的土墙跟站着,一家人围站在一起,邻家端着碗也过来扎堆凑热闹。碗很烫,从左手倒到右手,从右手倒到左手,碗在手里还要不停转动着,腾挪着发烫的手指。碗里冒出的热气,嘴里哈出的热气,我们在一团热气中吃着、谝着,那家小孩过满月啦,那家老人生病啦,俨然饭场新闻发布会。

糁子要做的稀稠合适,太稠了一疙瘩一疙瘩吃着有点噎;太稀了上不了筷子,吃了很快就饿了,农村人称涮肠子。母亲做得糁子稀稠刚刚好。全家人拌一小盆菜,每个人给自己的碗里夹一些,黄灿灿油亮亮的糁子上放一大坨绿菜,色香味扑鼻而来。码糁子啦,筷子夹几丝绿菜,以绿菜为核心,以碗为经线,把表面的糁子用绿菜轻轻刮到碗边,顺势送进嘴里,这时糁子温度刚刚好。糁子就这样一层一层像去皮似的被吃到嘴里。会吃的人从头吃到尾,糁子都是热乎的,稀稠都是一致的。一碗糁子下肚,浑身微热,那才叫个舒坦。不会吃的人用筷子捞着吃,捞的稀汤寡水的,完全没有了粘和劲,吃完了碗里到处沾满糁子粒。

我家老公从小爱吃糁子,一说吃稀饭,那非糁子莫属,码糁子的动作堪称典范。看他码糁子,我比他还享受。码糁子功夫全在一双筷子上,看他上下刮刷,左右横扫,筷子在指尖灵巧地飞舞着,几分钟一碗糁子吃得干干净净,吃完糁子的碗像洗过一样。

码完糁子,还有一份惊喜在后面。熬过糁子的锅底会粘一层厚厚的瓜瓜,铲下来用盐醋辣子一拌,筋道的瓜瓜经过佐料的浸润,那真是上等的美味,姊妹几个经常为抢吃瓜瓜拌嘴打架。有时在锅底放一点盐,放一些珍藏了大半年的猪油加热以后和瓜瓜拌在一起吃,那是母亲孝敬我爷爷的,那种咸香味的瓜瓜,想起来我哈喇子直流。我曾经尝试着在自己的小灶上做糁子,味道没有小时候好吃,也粘不了的厚厚瓜瓜。小时候大锅锅底厚实,烧的小麦秸秆什么的火力温和,才能长出筋道的瓜瓜来。

农家娃从小练就吃糁子的本领,放学回来一老碗糁子唏哩呼噜几分钟灌进肚子里,拿起两片膜,中间把辣子一夹,上学,走人。

缺衣少吃的清贫年月玉米是农村的主粮,现在研究则认为玉米为谷类食物中的首位保健食品,被称为“黄金作物”。我对糁子有割舍不断的情感,粗衣淡饭中长大的我,对生活多了一份珍惜,一份从容,练就我荣辱不惊,苦不退缩,苦能担当,苦能坦然面对的好心态。

原文地址|http://www.bdwenxue.com/yuanchuang/sanwen/201905/5219.html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阿凡

?
最新评论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