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只有敬亭山


来源:遍地文学 作者:江海滨

文|江海滨不见高耸云端 没有奇峰异景平原上蜿蜒起伏的岗地仅凭一首小诗就闻名遐迩者只有敬亭山来了南齐的谢朓来了盛唐的李白来了北宋的苏东坡来了大明的汤显祖顾况 王维 孟

文|江海滨

不见高耸云端 没有奇峰异景

平原上蜿蜒起伏的岗地

仅凭一首小诗就闻名遐迩者

只有敬亭山

来了南齐的谢朓

来了盛唐的李白

来了北宋的苏东坡

来了大明的汤显祖

顾况 王维 孟浩然 白居易 韩愈

柳宗元 刘禹锡 杜牧 孟郊 韦应物

王安石 杨万里 范仲淹 文徵明 晏殊

等等都来了 群星闪耀 蔚为大观

中国历史上众多的大诗人

前前后后 趋之若鹜

如此规模的接力 魅力尽显者

只有敬亭山

“喧嚣自兹隔” “中隐南山雾”

宣州太守谢朓一唱三叹

他是敬亭山诗歌运动的始作俑者

李白追随而来说“谁念北楼上临风怀谢公”

那时候 漂泊中的他七上七下敬亭山

留下了那首不朽的名篇杰作

也留下了他和玉真公主的悲情故事

敬亭山下 杜牧写了脍炙人口的《江南春》

孟郊的《游子吟》也感动了整个中国

少年韩愈在此“昌黎别业”

十八岁的白居易在此乡贡及第

土生土长的梅尧臣 更在此

留下洋洋洒洒六十卷《宛陵先生集》

他死后 王安石写下了《哭梅圣俞》耿耿于怀

林林总总 不一而足

风来雨去 鸟飞云移 都是

诗人们不散的思绪

一草一木 一石一水 皆有诗魂歌魄

呜呼 与诗人结缘如此之深者

只有敬亭山

这是诗人书家吴国平友人的诗,我一字不漏地搬运在此地,他说:禅师说,山不过来我就过去,于是,他就到敬亭山来了。

于是,我也来了,来到这来过一次不过瘾的江南诗山小敬亭,说是采风写生,其实我更想用文字勾勒白描它。敬亭山真的不巍峨也不雄秀,在人杰地灵钟灵毓秀的八皖,黄山白岳九华天柱随意就把它抛在九霄云外。可是,它依旧魅力无限,源于这里有李白那相看两不厌的20字绝色文案,将敬亭提升了段位和格调。

敬亭山广场也就是东大门所在,有两层楼高的牌坊三座依次耸立,第一座正中嵌入楚图南题署“敬亭山”三个颜楚风味那可爱而敦厚的山名,上面是王遐举题写“相看不厌”,右侧也是他题书的李白敬亭诗。左侧则是忘年方绍武书写的“敬亭山下橹声柔,雨洒江天也梦游。李谢诗魂今在否?湖光照破万年愁。”第二座是诗人书家刘夜烽以他特有的隶书写的“江山如画”,亦如楚图南的字,如楷似隶,碑就有了卷气。第三座便是欧阳中石写的行书“敬亭山”,不看落款想不到是中石。广场右侧有些画廊,我关注到“敬亭斋”,是谭乃麟所书,轻轻推门,有位老人安详闲适地在竹摇椅上闭目休憩,我边看主人汪健的写意人物画,挺生动传情,是任惠中的味,不过更喜欢那些富有情趣的文人特写,诗意可人,顺便给老人也拍了酣睡的样,在文房书画小氛境里挺温馨和谐,有张伟觉胜任笔为体的“道法自然”。无意中他醒了,不惊,我说这是沈力,他说是的,我说我更喜欢汪健的自我感觉的而非学院展览体人物画,他不争,他说汪健是他儿子,去南京讲学去了,55岁了,儿媳在里边,孙子汪渲也画画,指着照片中的图片说这是他画的,现在也在中国人民大学读书,从柜子上取出由徐里题签纪念周恩来诞辰的精品集,找到他孙子的画给我看,说组委会还奖励他一万稿酬,看来老人对自己儿子孙子儿媳是满满的欣慰与自信。

出门不远就见到湖北画家陈孟昕隶书题署的“文继堂”,略微有喻贵森的味,中堂有一溪的联墨和永峰的画,好像一个是西安美院教授一个北京的,不俗。主人徐氏君37岁略胖,有不少业内师友,本来学油画,后入中国美院进修建筑设计,源于对教学理念旨向有他不同的看法,退学四处访学博览群书,又涉及古书画修复,与上海交大有合作。他领我去二楼观摩,有老故宫人嵇为民隶书联墨“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既古朴亦清新。博古架般的书柜上不少专业书,发现了傅申系列专着,他也与傅老见过面,方闻的也有,聊及白谦慎,关于方白之间的插曲让我对谦慎有了不一样的领略。他向我推介了他书柜里《中国名画研究》作者李霖灿,是宝岛早年文博学者大家,他说李霖灿也是1958年8月5日发现《溪山行旅图》范宽署名第一人。还有《山鸣谷应—中国山水画和观众的历史》作者石守谦,也是他建议我看看的对象。还有台北故宫出版的《典范与流传—范宽及其传派》等书籍都非本土版,看得出,这个年青的胖老板还真非等闲之辈,眼界视角很独到,他很重从艺者的品味修心,崇尚自由简约和空灵,对禅走心,说话间边沏茶边示意品茗,他说不再作画,认为书画艺术原本属于小众和本心,他偏爱顾城的文字,又说:我,一会看云,一会看你,看云的时候,很近,看你的时候,很远!我是看云很近,看文化是,很远!最后,青山自青山,白云自白云,青山不碍白云飞!也就活出自己的生活态度!我提及“学伴”他脱口“一带一路换的”,虽然视乎风马牛,深入感觉他轻淡表述还真幽默而直率,压力山大委实与宏观调控大环境相契合后引申所致现象,亦如改革开放一样,一方面打开墨守国门阔容了我们的经济文化眼界,一方面也围困遏制了我们民族本色的所有文明……

路遇广教寺佛教安养院,释圣富的字,进去有僧俗二人恰午餐,问及题字者谁,答曰九华一主持,看起来仿佛俗人自由体,仔细推敲感觉随意自如。辞过广教寺双塔,赵朴初题额,正门行联为老友市书协主席胡村所书:“双膝抱长吟古寺斜阳寓目皆成诗料,塔峰笼皓月空山幻影悉心都是禅机。”旁边是洪震隶书嵌绿联墨:“天舒锦绣镂月裁云碧嶂楼台烟雨景,感鉴沧桑藏经刊石清尘塔影梵境风。”此联张迁风味,不过“镂”字写成了“缕”,没有“缕月裁云”这个词,可能作者书写时没在意留下微瑕,也许来此游客大都也没在意,不然在这座诗山人文境地有如是缺憾总觉得不那么适宜,亦如前几年宣城旅游公交车上被广告公司制作成“寡”城,将曹全汉隶的“宣”字繁体成“寡”,也就是将宣字最后一横复杂化四点底,画蛇添足成了文房四宝人文诗山故里最大的笑柄,孤云独去闲何不就是寡么,让每一个宣城人感到微微一笑很脸红。我们提倡复兴国学传统文化,二度简化过眼,繁体回归必要但也要繁得恰到好处,大道至简应该是佛禅诗意的敬亭腔调吧?

双塔也是国务院1988年1月13日公布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里也是无数文人骚客们咏叹的诗眼,双塔显得质朴无华的斑驳感,没有人为修复痕迹,破镂残缺的砖石像酷暑夏夜中年汉子光膀子不修边幅的率真模样,不隐藏不拘谨不修饰也不害羞。塔侧有苏东坡小楷刻石《观自在菩萨如意轮陀罗尼》文。一路上满眼都是敬亭绿雪,明清时列为贡茶,色泽嫩绿回味甘淳,饮评者赞:“形似雀舌露白毫,翠绿匀嫩香气高。滋味醇和沁肺腑,沸泉明瓷雪花飘。”

向左走向右走?向左是广教寺向右是弘愿寺,经过双塔过渡一下选择了向右走。半里不到有水池不浅,山巅广电塔和太白楼紧靠在弘愿身后的一片翡翠绿之间。远远便听闻寺院里传送过来的不变的梵音“南无阿弥陀佛”循环播送,记得三四年前来的时候也是如此声音。寺院大门“弘愿寺”三个镶金隶变由台湾省净定小鱼手书,宏厚温润,入世可爱出世宽弘,看似寻常没有精巧技法彰显却方圆通透而脱俗大方,真好看,我想非出家人不可为之。右门额是河北广电任桂子女士书“本愿称名”,左门额是刘德昌书“凡夫入极”,大门背面有净定书“涅盘门”,李琦书“现生不退”,净德题书“平生业成”;两边是俞德明分别题写钟楼鼓楼。院内大殿是刘江题署行楷“来迎殿”,右门额是沈浩题写行楷“正念直来”,左门额是“我能护汝”隶书出自国美陈大中,迎面廊柱上刻写的是净定小鱼的行隶联墨:“红尘虽满三千界到此为止,净土纵隔万亿程应声即来。”书文均圆满庄严本相也。两侧廊柱上镶金篆联为丁亥荷月刘江沐手恭书于杭州:“弥陀摄取不舍万修万人归去,众生信愿无疑一念一佛来迎。”典型的西泠铁线高古风骨,铿锵有声。大殿是李琦行草联墨:“低头礼拜不知我伫儋修已久,开口称名当思汝德生业成。”中堂是威严伟岸的菩萨像,两边匾额是李琦题书“大慈大悲”和任桂子题署“大愿大力”。徜徉完弘愿已是午时,问一僧弥可能就餐于此,复可以,问多少回随缘,后另一个僧人指点斋堂所在,这是第二番就餐时刻也都不太多,有烤土豆煮豇豆和白馒头,见旁边有僧在张帖经蕃一般红绸缎在墙,不便询问,吃完就就近看看,原来是来此吃饭后随缘留名记录,犹如捐助刻碑记铭,觉着寺院也不能白吃,虽然没什么山珍海味和油水,也是素食斋饭的因缘口福,不过于我视乎也不是厚施留名的时候,也就将象征六六大顺的六个留存公交硬币投入大殿功德箱,权作祈福,也算感恩弘愿开我方便法门。

走出弘愿,东边日出西边雨,阴晴之间向广教寺寻去。

路遇当地中年男子也一道,他亦然从山上下来返回,说是城区人却是第一次来,我说不应该,他说山上陡,我说九华黄山去过没,他摇头,看来也是尘世为生活奔波的芸芸众生之一,这么近的诗和远方也很难走近,忙着的一定也是菜米油盐酱醋茶的人间温饱安居吧?不会过多跨越人间烟火和俗世清欢,想入非非于上层建筑的海市蜃楼,一家老小吃饱喝足穿暖就是他最美好的幸福。我们短暂萍水又擦肩而过,快到广教寺前马路边遇见几茎蔓延的葛藤,绿油油地向马路上匍匐挺近,那么散怀散漫而又自由自在,似乎不在乎再靠近马路杀手就没了性命和未来,好样的敬亭葛藤哟,莫非这是诗意盎然的洋溢流露,或许也是所有与敬亭结缘的人们娇惯它们的肆无忌惮么?寺院停车场有一辆轿车,皖B1~,车牌号一起挂着蓝色的小绸带,上书“西楚暴徒”,不知是不是车主网名还是故意调侃,这样的外号吓人但也有游戏成分,大多真暴徒不会自谦自嘲暴徒吧?大概属于笑傲江湖的性情中人犀利传说哥。来此也是化解摆渡明天命运的么?正中匾额悬挂着赵朴初题写的灵动可人的“广教寺”,释圣富题额“山门殿”,廊柱乃仁德楷书:“众生渡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圣贤豪杰名声在,富贵荣华皆是空。”大殿立柱镌刻释圣富行书联墨——三眼观遍天下事,一鞭惊醒世间人。多宏观多严厉的偈语,有种洞明世道人心的鞭策警示,虽然没有实指人事具体,但又仿佛直指人心,慈悲为怀,这幅联写得也很生拙烂漫,犹如陶博吾的真朴憨厚。院内有天王殿、清心楼、慈心楼、静心楼、斋堂、大雄宝殿等,都是一应由圣富法师手书,均有于右任的浑穆气象,却也灵逸多情,碑味却柔韧卷气,这也与展览体时代流行书风迥然,看不厌。客堂和方丈也都是沈鹏所题,奇崛而神秘。广教寺及双塔拥有无数人文文人交往史海钩沉,这里的故事还是容待日后慢慢寻捋。再经过伴山而居的“静可禅房品茶修身养心,动可林中品酒惬意留香”的“那年三月”民宿山庄,我有诗酒茶你有时梦笔呗,这里还是庆山赵焰安意如马丽春汪少飞们更配喔。

到了敬亭山国家森林公园,沈鹏题的字还是耐看,看起来怪怪的品起来令人寻味,如臭鳜鱼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吧?大概学术性丑书就是这个味儿。一旁坐落着亭子,上有李双阳以行隶笔意书联:云鸟证当年从此敬亭多知己,江山添胜迹且喜我辈复登临。”进入敬亭,首先被李铎书写《独坐敬亭山》行草刻石所吸引,李铎也是军博忘年,当年也是任弼时长女任远志介绍相知并题字,他们就在楼上楼下办公,早年他临摹郭沫若书风出版过挂历,后发觉艺术没自己不行,顿悟后逐渐行成自己当代王铎的特质。路上也有时代主旋律横幅标语“扫黑除恶 弘扬正气 共创平安”。如若穿越,胡村题的“思贤亭”是倪俊冬魏碑书联:游山玩水须留步,从政为官自扪心。不远处《捐款碑记》记录了——为落实《安徽日报》2000年5月30日《不该冷落敬亭山》一文的呼吁,宣城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随即召开了开发建设敬亭山现场会……碑记不远便是诗书刻石,刘夜烽撰书“敬亭好,江左一诗山,太白楼头尝绿雪,翠云庵畔望晴岚,日落不知还。”刘老是我省杰出诗人书家,尤其具有独特面目的隶书在当代堪为翘楚;楚图南《登山口占》:“千峰闻鸟语,万壑走松风。居身青云上,植根泥土中。”憨态可掬,敦朴可人;王恩茂题书“诗山胜景”;林散之弟子马鞍山书家陈艾中题署:“江城如画里,千古一诗人。”一处沙孟海的诗书刻石足足五六方,没来得及记住,字也是醉了,不是诗酒风流怎惹得一代草书大家在意这样麻雀山丘哟…… 来到皓月亭,一潭池水悠悠,有乌龟和鲤鱼尽情地浮游在水面,旁若无人。亭子坐落在水中,亭子配联:“文章江左家家玉,烟雨敬亭树树花。”拾阶而上,迎面启功题署李白诗敬亭巨型刻石,右手边是“古昭亭茶博馆”木匾,远远看去我便猜出这是闵祥德教授手笔,典型的隶变行意新我,附及两幅楹联——“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吃杯茶去,劳心苦劳力苦苦中作乐斟碗酒来。”“茶通金木水火土,情结东西南北中”。不知谁题署的“古昭亭”让石牌坊格外久远,历经沧海桑田,一隅“昭亭”也不知出自谁手,胡村书“万物昭苏一派生机兴八皖,千秋亭葺十分春色冠三吴。” 一路青苔蕨类植物铺路,翠竹苍松禅意盎然,望姑桥高耸,石桥旁地下铭刻行书“风涛”二字,桥下不远便是名闻遐迩的玉真公主汉白玉雕像,透过竹林空间给玉真公主留影,雕塑家将她塑造得格外多娇而清贵,温婉动人。相思泉近在咫尺,没有同行伴旅我特意在泉边流连,看李白醉卧铜像凝神相看壁画玉真雍容,刻石有李白句“昔日横波目,今作流泪泉。”《皇姑泉记》载:“相传,玉真公主玉殒后,李白悲痛欲绝,常来皇姑坟前祭悼。皇姑为其挚情所感,遂引一清泉。此泉清碧甘冽常年不竭,供李白饮用,煮酒烹茗,后人取名为皇姑泉,又名相思泉。”看那潺潺流泉恰恰如若泪腺涌出,不禁为两个多情种感喟良久,忍不住灌了两杯水留在行李,留给回眸,只是不知道这泉水是玉真的横波目还是太白的相思泪呢? 石涛纪念馆到了,作为宣城画人当然为此感到欣慰。凌厉爽健的篆隶馆名由崔如琢所题,颇有黄苗子李骆公和白石篆刻意趣。两侧门柱上是沈岩行书联墨:“石出奇峰能有几,涛来虔客不嫌多。”敬亭极目清翠,云心出岫,林壑幽?,天开神秀,好一派风流不绝之趣。清朝画僧石涛更是驻锡于敬亭山脚下的广教寺,以敬亭风光为背景,留下传世名作《石涛罗汉百开册页》。此册页是石涛在广教寺出家时所作,完成后捐与广教寺,20年后,画家方士庶看后爱不释手并收藏。几经辗转,上世纪40年代册页又流入日本藏家手中。1999年春崔如琢先生在日本,一个偶然机缘他看到了此册,经过多次协商他终于如愿从日本藏家手里高价购回这套传世册页。馆内陈设两个厅,共200平方米左右。厅一为“落难王子寄画僧”对人物生平、性格特点的图文介绍;厅二为“搜尽奇峰打草稿”,对绘画风格、作品特点的文字介绍以及少量复制品陈列,馆内设有石涛与梅清在一起切磋琢磨情景蜡像。看完了一二厅,工作人员可能看出我对这个感兴趣意犹未尽感,特意告诉我说下午还有市领导来人参观,我带你到楼下看看还有,说罢便引导我随着蜿蜒梯廊来到楼下,我一个人静静地观赏“名家翰墨汇敬亭”,有王光英和亚明等题词,也有近现代山水大家拟石涛仿作展呈,也有“白描神手稀世珍”展厅,主题大略是石涛写实山水中罗汉人物动物的体现。“笔墨当随时代”也是石涛最经典语录,我们往往沿用于当代中国画创新的借口和口号,石涛虽然在他所处时代应该算是具有突破性创造写意精神,也没有脱离民族国画灵魂本色,但放在今天的中国水墨画语境观,不论笔墨语言还是建构形式依旧属于传统故有,比起周韶华刘国松赵无极朱德群哪怕崔如琢都还是相较“留守”的,从形式视角观石涛山水落后信息5 G 时代似乎也很久远了。但,笔墨毕竟是中国画胎记烙印,不管时空风云变幻,用笔千古不易,用墨以不变应万变,更改创新的也只能是工具体裁、技法形式和时代意识,笔墨本身根本无法变更,不然就不是纯粹的中国画。所以,笔墨当随时代,到底该如何深入解读才能与时俱进且符合适应中国画的科学发展观,对于石涛实时表述的本意究竟还有待我们再回首悉心体悟,或可也有辩证哲思而非二元对立论的寓意吧? 真正让我感兴趣的是梅清与石涛之间莫逆之交、相互影响、共画黄山的深厚情谊。梅清年长石涛十八岁,但他对石涛十分倾慕。梅清登泰岱归宛陵后,曾多次会同诸友拜会石涛、喝涛二师。二涛曾游黄山时,在宣城敬亭山广教寺金露庵后,于二十七岁那年就去拜访梅清,彼此谈笑风生,倾盖如故。石涛当即写了七律一首为赠诗,曰:“江东达者人共传,瞿山先生思渺然;静把数编朝隐几,闲携卮酒夜移船。已知词赋悬逸赏,好使声名谢尘寰。揽衣直出青霞上,我亦期君种白莲。”诗中一方面表明了石涛对梅清的敬仰,另一方面希望他们之间的友情像东晋大诗人谢灵运与高僧慧远等共结“白莲社”(详见《晋书莲社高隐传》)那样成为方外莫逆之交。不久,梅清亦邀同孙静庵、蔡瑶及澹云和尚联袂回访石涛,梅清当即写五律一首:“逸兴偶然聚,相携问二涛。草枯郊路近,水落石桥高。啸自林中出,禅于画里逃。山楼闲半日,真觉此生劳。”从此他们成了忘年密友。石涛每次到宣城或黄山都要到梅清家里作客,并经常同聚宣城“世忠堂”、“天延阁”、“寄云楼”或“培风阁”等处,谈诗论画,共作文酒之会。梅清在《赠石涛》中说:“石公烟云姿,落笔起遥想,既具龙眠交,复檀虎头赏。频岁事采芝,幽探信长往。得真在涉目,入解乃遗像。一为汤谷图,四座发空响。因知寂观音,所得毕萧爽。”把石涛比作晋代大画家顾恺之和北宋大画家李公麟。梅清非常佩服石涛,称之为:“石公”。同时对石涛身居“齐木杪”的“小楼”,如同独鸟蹲枝一样,仍感到怡然自得,他颇赞赏。而石涛对梅清更尊之为“江左达者”。石涛二十七岁时在宣城作《十六罗汉图》就请梅清在卷上题跋语。梅清此时在绘画上深深地影响了石涛,但梅清亦虚心地向石涛学习。到后来晚期梅清却从石涛画黄山的作品中得到启迪。这成了人们常说“相亲必相师”,他们正是这样的典型。 石涛纪念馆上便是虎窥泉,有亭有井,亭子也有篆书联墨嵌镂——且跑且闻白云生处白虎探,忽藏忽现绿竹摇时绿雪香。有虎泉茶社因地制宜将井水打出泡茶供应游客,敬亭冠名的野茶30一杯,绿雪20,绿茶10,虎泉白开水3块,我就买了瓶矿泉,老板像是多年老江湖,不,像老艺人,眼神举止能看出城府过来人的腔调,没敢多拉呱,不远却又有一位中年人躺在上山路上的板凳上午睡,我说在这里睡觉舒服,他答是,问一个人上山不带美女呢,我没敢再应声,默默朝山走,他隐约在后面说可以带美女哟,我想美女哪有独自看敬亭爽呢?何况玉真太白和诗情画意足够我一个人拥有揽胜了。 太白独坐楼傲然挺立在眼前,呼应谢眺楼,高四层筑木建构,楼名由欧阳中石题署。葛介屏以其独到的篆隶风书写门联——唯谪仙有此仙居三杰中公称健者,是名山不以山着千载后我作游人。黄山画会前不久开会选举周彬为会长,创会会长张建中是山东人,早年安徽美术出版社出版过不少他写的颜体春联,略微翁闿运的气度,很耐看,在泉城润华集团也见过他丈二匹以上巨幅焦墨黄山,非常壮观。太白楼大厅柱子上便有先生书写的长联——终古号名山闲看众鸟孤云仗剑狂吟依旧引敬亭知己,中天悬浩月俯瞰彩虹明镜举杯痛饮相邀话开宝当年。爬上太白楼,虽没有阅江楼黄鹤楼滕王阁的气魄,但在精致的敬亭之上亦然雄起安然,存载着众多关于敬亭的诗词歌赋,记录着古往今来多少文人骚客因缘际会于此的萍水相逢和笔墨情愫,“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一个字,美,更多不曾普及的诗更有出乎意料的妙手偶得,楼上看云岚飘渺的宛陵城格外迷人,一片绿雪如若地毯锦绣。不多不少的敬亭松也独有一副清奇骨骼!真正经典精华的敬亭之内美就在丰满瑰丽的诗意之中,如是内蕴意境还是有待你我慢慢搜尽,温润彼此入世人生和美化我们心灵世界…… 禅师说,山不过来我就过去。其实,我就在敬亭山麓,我不过去山也不来,敬亭山是江南一隅清高孤傲的美女,不是白富美也不高大上,但必须主动她才愿意贴近你。除非你动了情,只有敬亭,你即使不过去,她也让你魂牵梦萦地纠缠你心海,你是等她过来还是你就过去呢?

原文地址|http://www.bdwenxue.com/yuanchuang/sanwen/201907/10019.html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江海滨

?
最新评论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

推荐文章

-->
-->